• <rp id="jgeyd"><meter id="jgeyd"><p id="jgeyd"></p></meter></rp>
    <tt id="jgeyd"><noscript id="jgeyd"><samp id="jgeyd"></samp></noscript></tt>
  • <rp id="jgeyd"></rp>
    <rt id="jgeyd"></rt>
    <source id="jgeyd"><nav id="jgeyd"></nav></source>

  • <tt id="jgeyd"><noscript id="jgeyd"><samp id="jgeyd"></samp></noscript></tt>
  • 百度、阿里、騰訊、華為四大科技巨頭新基建家底

    2020-07-22 15:40:26

    越是風口來了,越要看準方向,腳踏實地,才能走得更遠,否則,就飄起來了

    總部位于北京西長安街的國家電網有限公司是中國基礎設施建設領域的代名詞。今天的人們總以“像使用水電一樣使用云、大數據”來形容數字基礎設施以后的光輝前景,這是國家發布新基建政策的初衷所在,也是未來數字社會的基石。

    國家電網的電力網絡覆蓋國土面積的88%以上,供電服務人口超過11億人。6月15日,這個維持了幾乎整個中國的電力網絡運行的巨無霸公司進行了一場大型云簽約儀式,和百度、阿里、騰訊、華為為代表的一眾科技公司簽署“數字新基建”戰略合作協議。

    項目計劃布局十大重點領域,包括電網數字化平臺、能源大數據中心、電力大數據應用、電力物聯網、能源工業云網、智慧能源綜合服務、能源互聯網5G應用、電力人工智能應用、能源區塊鏈應用、電力北斗應用等項目。今年總投資約247億元,預計拉動社會投資約1000億元。

    每一個出現在這個合作中的科技公司都有不同的擅長領域,也會在不同角度去和國網合作。

    百度、阿里、騰訊和華為是中國目前在數字化市場的領先公司,它們從市場拓荒開始,引領了這一輪中國數字經濟的落地發展和變革。 今年3月4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務委員會召開的會議上強調,要加快推進國家規劃已明確的重大工程和基礎設施建設,尤其要加快新基建步伐,這可看作是中國信息時代和數字時代的分水嶺。

    此后至今,新基建投資浪潮涌動,國網是其中一個典型案例。

    在這一輪新基建投資熱潮中,政府的投資僅作為引導,更大的投資來自民間。尤其在信息科技領域,作為新基建的重點,信息科技技術含量高、投資規模小、未來需求空間大,在減少政府投資壓力的情況下可以有效吸引社會資本的投入,更適合中國應對目前的經濟困境。

    科技巨頭們在這一輪浪潮中面臨的機會最多,挑戰最大,需要做的,也將更多。

    從何處發力?

    根據國家發改委對新基建的解讀,新型基礎設施可大致分為三個方面內容。

    一是信息基礎設施。主要是指基于新一代信息技術演化生成的基礎設施,比如,以5G、物聯網、工業互聯網、衛星互聯網為代表的通信網絡基礎設施,以人工智能、云計算、區塊鏈等為代表的新技術基礎設施,以數據中心、智能計算中心為代表的算力基礎設施等。

    二是融合基礎設施。主要是指深度應用互聯網、大數據、人工智能等技術,支撐傳統基礎設施轉型升級,進而形成的融合基礎設施,比如,智能交通基礎設施、智慧能源基礎設施等。

    三是創新基礎設施。主要是指支撐科學研究、技術開發、產品研制的具有公益屬性的基礎設施,比如,重大科技基礎設施、科教基礎設施、產業技術創新基礎設施等。

    三類基礎設施看似涇渭分明,但實質上相互聯系不可分割。5G提供高速連接,云計算提供強大算力,AI解決最根本的問題:產業智能化。不論是數字化、在線化、+互聯網還是上云,最終目標都是實現智能化,進而降本增效、轉型升級,能源基礎設施、交通基礎設施也需要物聯網技術賦能。

    也就是說,云計算、大數據、人工智能、物聯網、5G等技術必須協同發展,才能產生聚變效應和輻射效應。

    四大科技巨頭進入數字產業的時間和重點各自不同,如果詳細拆解可以發現,除了僅有華為在5G領域深耕,在其他所有領域,它們幾乎都涉足了,并在一些領域形成比較性優勢。

    中國科技巨頭(BATH)新基建布局和進展

    注: 以上新基建細分領域以發改委解讀為基本研究框架 資料來源: 《財經》記者綜合整理 制表: 顏斌

    以百度為例,百度的強項是AI。 今年6月,百度向外界公布了自己的AI新基建版圖。這張版圖顯示,百度正依托包括百度大腦、飛槳、智能云、芯片、數據中心等在內的新型AI基礎設施,推動智能交通、智慧城市、智慧金融、智慧能源、智慧醫療、工業互聯網和智能制造等領域實現產業智能化升級,目標是成為中國新基建AI服務最大提供商。

    百度是中國最早進行AI技術探索的科技公司,也是目前唯一一個以AI為抓手布局公司未來戰略的科技巨頭。 今年7月初,百度CTO王海峰在接受《財經》記者專訪時解釋,百度既是AI基礎設施建設者,也是AI技術及應用創新引領者和推動者。而他本人,既要為技術的先進性負責,也要為技術的應用效果負責。

    目前AI技術在各行各業的應用尚不普及,但不少科技公司可以提供基于云計算的AI解決方案和產品。百度如何脫穎而出?王海峰認為,百度現成的產品可能不是最豐富的,但百度擅長基于技術打造最適合需求的產品。

    這一底氣來自百度十年來逐步體系化的AI技術體系。這些“技術”底氣包括但不限于:服務190多萬開發者的百度大腦,國內首個、目前開發者規模最大、功能最完備的開源開放深度學習平臺飛槳,位居國內公有云第一陣營的百度智能云,研究前沿技術和創新應用的百度研究院,自主研發的AI芯片,以及全球第二的深度學習專利數量,等等。

    在和國家電網確定了戰略合作框架之后,7月,百度在一周內馬不停蹄連簽三個大單,簽約對象為中國建材集團、浦發銀行和上海浦東新區。外部看來,這似乎是一個很不錯的開局。

    內部來看,這樣的機會,顯得珍貴又不可求。 一位在百度多年的技術員工對《財經》記者說,這些年外界都在談百度錯失了很多機會,尤其在AI這條道路上,百度走得孤獨且波折,現在看起來,大機遇可能確實要來了。

    百度強調“智能云”,阿里則強調“云智能”。阿里巴巴旗下阿里云,是中國云計算的開創者,也是領導者。國際研究機構Gartner今年5月發布的最新數據顯示,亞太市場,阿里云排名第一,市場份額從26%上漲至28%,接近亞馬遜和微軟總和。

    有人統計,阿里云為超過一半的A股上市公司、80%中國科技創新企業提供服務。

    另一組數據是,今年,技術出身的張建鋒將阿里云帶上了770億美元的估值,2018年張建鋒剛剛接任時,這個數字為390億美元,不到兩年,阿里云的估值幾近翻番。

    阿里“云智能”的深層邏輯是“云為底座”。 這家公司的云計算能力是最突出的,但云只是底盤,這些年來,集合了5G、物聯網、工業互聯網、云計算、人工智能、區塊鏈、云數據中心等多種信息基礎設施,并通過城市大腦、工業大腦等深度參與融合基礎設施的新基建全能型參與者。

    阿里認為,云計算是規模經濟,隨著規模擴大,云向上能定義軟件,向下能定義硬件,并推動IT世界趨向軟硬一體。

    今年,張建鋒給阿里云定下了一個新的目標:做深基礎――從飛天云操作系統向下延伸定義硬件;做厚中臺――將釘釘這樣的新型操作系統與阿里云進行深度融合,實現“云釘一體”;做強生態――基于云和新型操作系統,構建一個繁榮的應用服務生態。

    釘釘是阿里云底座上長出的又一個新業務容器。一位云領域的資深創業者評價,釘釘要做大,會選擇集成的思路來加速商業拓展步伐。目前釘釘生態體系里的ISV基本是處于培育期的種子選手,還沒有跑出能夠撐場面的明星代言人,但只要一直堅持做下去,自然會引來真正厲害的合作伙伴,種子選手中也總有一些能跑出來。

    “看準一個方向然后持續努力,最終把當初看起來像吹牛的東西實現出來,把競爭對手耗死在半路上,這一直是阿里和華為成功的原因。”他說,“所以雖然我不喜歡釘釘當前的產品功能,但是看好它的未來。”

    騰訊在To B市場的布局晚了幾年,但這家公司在產業互聯網領域的布局決心越來越堅定。 今年,距離騰訊2018年面向“產業互聯網”的930架構大調整將近兩年,騰訊成立云和智慧產業事業群(CSIG)負責該戰略落地,騰訊云整合騰訊技術、支付、社交等能力,給政企、金融、醫療、教育、交通等行業提供數字化方案。

    騰訊的優勢是C端社交,目前的狀態是“扎根消費互聯網,擁抱產業互聯網”,其業務廣度與阿里近乎相當,兩者的野心均是助力各行各業數字化升級。 7月,騰訊優圖實驗室宣布整合優圖視覺AI在泛娛樂、廣電傳媒、內容審核、工業等領域的多年技術積累和產業實踐經驗,推出四大AI開放平臺。

    華為在新基建上的野心,有5G打底。從5G訂單數、專利數及基站的出貨量來看,華為都是全球5G領域的核心玩家。5G之外,華為尤其聚焦重視的兩個技術是云和AI,從華為的角度來看,新基建時代的“路”是以5G為核心的新聯接,“電”就是新的云與計算。其中AI強調全棧全場景AI,直接對標百度。

    今年以來,美國政府對華為的打壓絲毫沒有降低力度,甚至有加碼趨勢。但借助5G和新基建的東風,華為的腳步依然沒有停下。據華為公布的最近財報數據,2020年上半年,公司實現銷售收入4540億元人民幣,同比增長13.1%,凈利潤率9.2%。其中,運營商業務收入為1596億元人民幣,企業業務收入為363億元人民幣,消費者業務收入為2558億元人民幣。這組數據,基于華為海外市場停滯大半的前提之下。

    向何處著力?

    從勉強保持供電,到全國范圍內24小時不斷電,中國花費了數十年時間。新基建風口已經到來,它將不是一場急行軍,而是要花費同樣長時間來完成的技術全面進階。

    和20年前不同的是,在這一輪新基建建設浪潮中,中國不缺專門提供相應基礎設施的國企,也不缺新型科技公司,缺的是一群對十年后中國經濟成長承擔責任的科技公司。

    這次被囊括進國家新基建范圍的技術和應用有一些共性,核心技術如操作系統、芯片、底層訓練框架等始終如一。

    過去數年,科技巨頭們已經意識到了自主技術的重要性。它們的視野越來越下沉,投入重兵研發底層自主技術。 四大科技巨頭投入的重點聚焦在芯片、操作系統等領域。 例如,百度自研的飛槳深度學習平臺,百度昆侖、鴻鵠芯片;阿里的云操作系統飛天,以及端操作系統、數據庫、互聯網中間件、服務器“神龍”及AI芯片NPU等。

    今年4月20日,阿里宣布,未來三年再投2000億元,用于云操作系統、服務器、芯片、網絡等重大核心技術研發攻堅和面向未來的數據中心建設。

    緊接著,5月26日,騰訊宣布未來五年將投入5000億元布局新基建。5000億元重點會花在云計算、區塊鏈、服務器、超算中心、人工智能、5G網絡、網絡安全、量子計算、音視頻通訊、大型數據中心以及物聯網操作系統等方面。

    百度不遑多讓。6月19日,百度宣布,未來十年將繼續加大在人工智能、芯片、云計算、數據中心等新基建領域的投入,并預計到2030年,百度智能云服務器臺數將超過500萬臺。當天,百度也宣布未來五年預計培養AI人才500萬。

    可以看出攻堅核心技術,是上述三大巨頭未來投資的一個重要方向。

    不同于BAT,華為迄今尚未明確表示要投入多少資金、培養多少新基建人才等。不過,在芯片、操作系統等領域的自主研發方面,過去數年,華為走得飛快,最受外界的是自研操作系統鴻蒙。自2018年12月加拿大事件后,華為密集推出一系列自主研發芯片和服務器平臺產品。如服務器芯片“鯤鵬”和服務器平臺“泰山”、5G基站核心芯片“天罡”、基帶芯片“巴龍”及搭載華為自研路由器芯片“凌霄”等。這些名字均取自《山海經》,華為的山海經軍團規模迄今仍在不斷擴大。

    結合目前波譎云詭的國際環境,中國AI領域的一位資深技術專家向《財經》記者評價, 芯片、CPU和操作系統是當下公認的需要加大自主可控的核心領域,但它們不是全部,比如在AI領域,除了芯片,做強基礎層技術的研發,做大訓練框架等基礎領域也同樣重要。

    中國已形成較完整的AI產業鏈,但在AI通用芯片、開源深度學習算法框架等方面仍受制于人。發展“AI新基建”,必須緊抓AI底層核心能力的自主創新。

    “完整性很重要。”王海峰對《財經》記者說。開發一個推理的模塊,這個事情其實不少公司都做了。但是一個完整的訓練平臺,這個就要難得多了。

    2016年,百度開源了完全自主的深度學習框架PaddlePaddle(現中文名“飛槳”)。在AI領域,深度學習框架起到了承上啟下的作用,下接芯片,上承各種業務模型、行業應用。它好比PC時代操作系統windows、移動時代的安卓/IOS,讓開發者能夠在其上像搭積木一樣構建自己的AI應用。目前,飛槳廣泛應用于工業、農業、服務業等,服務190多萬開發者。

    飛槳對標的是谷歌的TensorFlow,后者是目前全球最受開發者歡迎的深度學習框架。波士頓咨詢在2019年底發布的一份報告數據顯示,國外人工智能開發框架中,TensorFlow活躍度和搜索量打分高達96.77,排位第二的Keras打分為51.55。國內有不少互聯網企業、人工智能創企,都在使用TensorFlow。

    多位使用TensorFlow的開發者向《財經》記者表示,TensorFlow功能齊全,開發便利,選擇它,是為了“站在巨人的肩膀上做更擅長的應用創新”。

    和TensorFlow相比,飛槳最大的意義不在于今天它做到多強、多大,而在于它存在,并邁過了最難的階段。和芯片、操作系統類似,各類技術或代碼框架、平臺雖然名義上是開源的,但依然要受其所在國家法律與行政命令的制約。國際形勢波譎云詭的環境下,隨時有斷供風險。

    “今天能用,明天不能用,遲早要解決這樣的狀態。”王海峰說。回憶七年歷程,他總結,飛槳難做,難在底層技術開發,難在搭建能力。開發者生態方面,當開發者數量跨過100萬門檻后,最艱難的起步期已經安全度過了。

    這是一個技術價值再度閃耀的時代。技術可能是敲開一個新時代大門的金手指。所有人,包括四大科技公司在內,都在路上。

    對于百度來說,接下來的挑戰是飛槳等底層技術的清晰規劃。這既包括近期,還要看到五年以后、十年以后的路徑。對于芯片、操作系統來說,完全自主可控既不現實也無可能,結合近期華為芯片斷供的現實,除了專利、技術,還需要政府支持和引導,實現全產業鏈、供應鏈的防范和保障。

    “新基建”帶來的數字化生產力正迅速轉化為經濟復蘇的驅動力。國家統計局最新發布的數據顯示,1月至4月,計算機及辦公設備制造業投資增長15.4%,科技成果轉化服務業投資增長28.0%,電子商務服務業投資增長25.6%,專業技術服務業投資增長12.5%。多省市政府出臺新基建規劃,在資本市場,新基建炙手可熱的狀態已經持續數月。

    “越是風口來了,越要看準方向,腳踏實地,才能走得更遠,否則,就飄起來了。”王海峰說。

    關閉
    韩国三级片在线观看